作画的演出性

2017/10/08

  趁着回校路上有空,来写写前几天在群里简单讨论了一点的作画、演出、作画mad关系的话题。平时自己也零碎地想过不少,在这结合之前群里的讨论整理一下。

  一言蔽之,作画本身就是微型的演出。可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会说作画和演出的关系是矛盾的,因为他们的演出方针不合。作画本身想要表现什么、又用什么方法表现了什么,这就是其演出性。

  对于动画整体而言,作画的演出性是最重要的。和演出自身类似,能出色表现其演出性的作画即便不是什么高难度作画之类的,它也是好作画。典型代表就是表现角色情绪的演技作画,和实打实的动作戏、特效不同,芝居要表现其演出性不一定需要多牛逼的画力(虽然特效也和画力没关),也不一定要动的多,只要想的够多、画得够细,画力足够表现原画自己的演出想法就足够了。

  然而,观众在正常观看途中第一感受到的基本都是其演出性,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分不清是演出上的好作画还是sakuga上的好作画。作画的演出性正常来讲是与全篇的演出方向相同的,在全局演出的基础下作画自身的演出性再为其做加分或者减分。也就是说,作画的演出性有时候是不能独立于作品自身而存在的,没了上下文就不明白片段本身想表达的东西——也就是演出性的丢失。所以经常有些片段明明看的时候感觉不错,单独截出来又没什么感觉。

  作画演出性的意识是作监必须具有的,因为演出对作画的干涉一般都比较有限,所以得依赖作监。原画可以在一小段的戏里表现自己的个性(增加自己无视整体的个性演出性),但作监有着稳定全局作画演出性的责任。反过来说,有这种意识的作画就很适合当作监。

  接着来说作画MAD。做MAD本身便是一个再演出的过程,MAD或多或少都是有着剪辑者自己的演出想法的(没有的就是xjb剪)。很容易想到,演出性本身很依赖全局演出的作画片段如果抽取出来和其他类似性质的片段相连做成MAD,那它最终表现出来的演出性就会被大幅度地改变。而动得多的作画演出性更多地是体现在其动作上,观感上不太依赖上下文,所以做成作画MAD时不会丢失太多的作画演出性。结果而言,不是所有的“好作画”都能剪成作画MAD的。

  最后一点题外话。对于“好作画”的定义从不同的立场来看是不同的,原因之一也许就是我在这编的演出性的存在。比如不含演出性的炫技作画和只有演出性的作画两种极端,在不同立场的人眼里评价是完全不同的。

Post Directory